河南郏县发现2例新冠肺炎阳性检测者 均是医护人员


法国的医生还发现,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,问我们这边的病人有没有这种情况。我说我们这边很少,我接触的病人中只有一例。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▲赵剡与加拿大的医疗专家进行线上交流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赵剡:法国的医生也说,他们的病人,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。我们国内的病人里,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。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这就是国际交流的意义所在,我们可以互相学习,互相改进,互相避免走弯路。虽然现在是我们在给他们提供信息,但说不定哪一天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转了一圈之后又回来了,我们跟国外的医生保持交流,也有利于更深刻地认识病毒。大家已经公认了,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几年里都会面对新冠病毒,所以这个时候大家互相交换信息、合作,肯定会抗击疫情是非常有效的。3月29日,菲律宾卫生部发布公告,对有关中国援菲新冠肺炎检测试剂质量的事宜作出澄清。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欧美国家正在进行特效药临床试验